您的位置: 首页 >> 绿色生活

鼎宇盛总工张辉浅谈环境结构与污水立法

发布时间:2018-12-17 16:57:29  来源:互联网   阅读:0

鼎宇盛总工张辉:浅谈环境结构与污水立法

治理污水立法问题还需要讨论吗?当然,讨论讨论可以使人加深理解,希望引起更多人关注环保、重视环境和参与治理。其实,立法的意义已经远远超出了人的态度问题,恶劣污染已经危及到地域环境、生存环境和发展空间的根本问题,已经成为主观认识难以左右的实际问题,恶劣环境也并不以人们认识与否而自然存在着,立法与否只是体现社会化人群对待环境的态度问题,环境也会回应回报人们。请看:

曾几何时,持续雾霾使人直接尝受了生活在烟道里的滋味,视觉灰暗、呼吸压抑、尘雾呛肺、焦躁难耐……可谓煎熬乎。凡置身于雾霾环境中的任何人,无论贫富贵贱、无论男女老幼,无论达官显贵或富可敌国,谁都逃脱不了恶劣环境的回馈,尽管有人能东躲西藏求仙问药总归无济于事,哪怕是刚出生的婴儿也难逃侵蚀,统统都在这污浊的空气中残喘承受着。可能,当时最大的奢望不是极权、不是财富,而是蓝天白云下那一口新鲜空气,原本那么廉价的清洁空气如今确如此可贵,且不论谁之过,仅问谁能逃过。这可是很多人都经历过真实的空间环境与人的直接对话。如果长此下去将会如何,还有将来可谈么?还有希望与发展吗?到时人们会怎样,甭问。

空间环境尚且如此,水环境又如何呢?让我们共同走进水环境之中看看,可能更会使人震惊!为此,首先要了解什么是水环境:水环境的概念囊括了天上、地上和地下所有与水相关的内容,包括大气环流、雪域冰川、冰霜雪雨、江河湖海等,以及地下暗河和地下湖泊等等,都属于水环境的结构与组成部分。尽管不同专业领域有不同的概念注释、不同理论体系有不同的概念定义,实际上都是由于水资源的环境、形态和水质变化而引发出来的的各类专业理论罢了。客观的水环境理念就是一个整体水资源概念,也是一个循环往复动态变化的概念,其表现为天降酸雨,旱季河枯,泉湧湖丰、冰川海面等各种自然现象,尽管这些现象变化多端,最终都属于一个整体框架之内的东西,既不会无缘无故地消失,也不会无缘无故地增加,这就是物质不灭定律。不过,这些现象为人们揭示了水环境的系统性、循环性和覆盖性等规律,也说明天上、地上和地下的水资源都是相互依存、相互转化的共同体,海水与淡水、雨水与湖水、地表水与地下水也都一样,都是水资源链条中各个环节的组成部分,即便各种水型水质转化都有其必备条件,但仍属于息息相关不可分割的整体水资源体系。

对于淡水资源环境来说依然如此,无论河流、水域还是水系概念,也都是相融相通的统一体。例如我们的家园—天津市:这里人们常以九河下梢描述赖以生存的海河水系,很多专业水利工作者对其支流干道如数家珍了如指掌,也曾在沧州某水利部门院内看到刻画在巨石上的海河水系络简图。不禁试问:这些是否就是海河水系的全部呢?其实并非如此

鼎宇盛总工张辉浅谈环境结构与污水立法

,在这常规概念中丢失了很大一部分内容,也是十分重要的组成部分,海河水系不只是人们直观看到的地表平面上所有的干流枝脉水域,还有纵横交错的立体结构体系,不仅包括地表河流枝杈沟渠坑洼,还包括与其上下贯通的地下河道水,且不论冰雨雪霜的参与补给,海河水系是由多方位淡水资源和少量的海水融汇交织而成的。虽然,如今九河下梢已经面貌全非,但海河之涛依然悠悠入海,如果没有充盈的地下水作为支撑,海河河道早就变成高速公路了。

谁都知道,水井的发现才使我们的先祖从流域扩散到平原或更远,可见地下水更是人们生活的命脉源泉。之所以近几年国内有几大湖泊频遭枯竭,正是因其上游水源已无法满足地表水域和地下水的水源供给,使得地表水补给量小于自然蒸发量,导致了湖泊干枯和生态灭绝,尽管会有一些雨、雪、洪水对其有季节的补充,但湖泊水源补给主要还是以地下暗河泉水为支柱。由此不难发现,源头之水不仅要浇灌其地面水域,同时还要充盈更深厚的地下水系,否则这些湖泊地域早就从版图剔除了。

从水资源环境的结构组成来看,无论哪一环发生突变都会使整体失衡恶化,不仅会破坏生态环境,还会引发动植物变异,以致威胁到人类生存安全。

谁都知道,“污水”是败坏水环境的最大杀手,即便是城市生活污水如今也变得相当恶劣,更何况有毒有害不可降解的工业废水,必然会对水资源造成无法修补的永久性破坏。一旦这些东西进入河流沟渠或地下水系,污染破坏的不是一个点、一条线或一个局部,而通过水环境结构能够快速融合肆意扩散,犹如人体被注入毒液一样,通过血管体系很快会传导到全身的每个部位,虽然能够被稀释降解一部分,但最终会引起机体中毒磊毒成疾。污(废)水的毒物质在水环境中也是如此,其扩散速度远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快,不仅是上游向下游的迅速扩散,还包括地上与地下的快速混融等问题,百里以外排放的污染物不仅直接破坏周边环境,也会被周边井水采集者分享,其后果可想而知。

在原始积累那个年代,由于种种原因导致“污水”肆意排放,其破坏力已经远远超出了环境容忍底线,而这个底线不同于任何理论性的底线,是关乎到区域性人群生存的底线。这可不是雷语惊人,且不说恶毁植被水土流失沙尘雾霾肆孽,仅看人们的日常饮食起居,就可以知道污水危害离我们多远。先不说空气与呼吸问题,先谈人们日常生活中饮食中的饮,这可是生命生存的第一要素,其境况如何呢?现实环境如何:国家在册的四十几条大型河流无一不被污染,不在册的河流沟渠有些地区已经是五色俱全,可想其地下水系又能好到哪去呢,某地区某单位排污造成半径50里内的井水色如橙汁。如此如此,拿什么来保证饮水安全呢,又怎样保护绿色农作物供给。也许有人会说,我们不喝自来水只喝纯净水或高纯水,这样不就安全了吗!对于饮用纯净水或矿泉水的问题,曾经引起过学术界和厂家的各种争论,尽管这也是人们无奈之举,但凡学过化学的人都知道“蒸馏水不能喝!”,其因果关系无需讨论,个中必有原故。再论“食”的问题,更是不容乐观,没有干净的水哪来的清洁食品,加之地沟油、化学饮、添加剂……其危害更直接,哪些含油废水、染整废水、重金属废液、洗涤污水……通过水环境扩散,陆续回归到人们的餐桌之上和生活起居之中,由此可见污染离我们有多近,其结果又如何?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