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 >> 环保新闻

别让跨界污染变为公地悲剧

发布时间:2018-08-16 15:44:08  来源:互联网   阅读:0

别让跨界污染变为公地悲剧

几乎是一夜之间,水美鱼肥的安徽沱湖省级自然保护区变成了“酱油湖”,附近的天井湖也未能幸免;也就在这一夜之间,9.2万亩水域被污染,鱼类等水产死亡2364万斤,涉及渔民907户,其中专业养殖户220户,直接经济损失1.9亿元……近日,大量下泄的上游污水团让安徽省五河县的“两湖”流域遭受到多年来最严重的一次污染事故。(7月10日《羊城晚报》)

污水来自于上游排污,受害的是处于下游的五河县,排污的则是上游的泗县,这早不是此区域的第一次跨界污染事件了。五河县渔民,饱受跨界污染之苦,多年来,损失惨重,但却一直找不到主体为此负责。泗县认为自己境内并无工业企业

别让跨界污染变为公地悲剧

,没有污染源,污水是上游过境水,而双方曾有协议规定,如上游因过境水污染或不可抗力造成下游污染损害,则上游政府免于承担相应和赔偿。

多次跨界污染,给下游的水产养殖业带来极大损失,此次则更严重,将九万多亩水域变成了“酱油湖”,直接经济损失1.9亿元,而受灾渔民并从没能得到过任何赔偿。此次五河县政府已调度纯净水、米面油等物资发放给船上渔民,但这与渔民受到的损失相比,实在微不足道,对于困境中的渔民来说,也是杯水车薪。

跨界污染,因为涉及不同区域,已经变成了一种“公地悲剧”,虽然双方貌似在努力协商,其实两地政府都并没有为污染受害者进行有力补偿,双方都有理由推责诿过。

环境治理不能出现上游污染、下游治理,或是只见各证清白,却没人出来担责的局面。现在的环境治理是区域治理,更应该实现跨区域、流域污染治理,在污染面前,没有地方能独善其身,比如泗县的污染源如来自他们的上游,对泗县的生态环境也会带来侵害,那就应该追溯污染源,找到“病根”。实现跨区域、流域污染治理,则可以层层追责,从根本上堵截污染源,实现源头治理。要能建立健全跨界污染追偿、追责机制,构建具有统一约束力的保护体系。让各区域相互协调,从水利调度到环境治理等方面配合作战。当务之急,是要能明确主体,赔偿受害渔户。

从根本上来说,更应该抓紧进行环境治理,污染水源不会是“黄河之水天下来”,这一污水团能顷刻间将九万多亩水域变成“酱油湖”,而且还很可能是上游的上游流经下来,经过了多个水域,却仍然具备如此大的“杀伤力”,要查找到污染源就显得尤为紧迫,也应该并不会太过繁难。

据调查,全国十大水系水质一半污染;国控重点湖泊水质四成污染;31个大型淡水湖泊水质17个污染。新环保法颁布执行,赋予了环保部门更大权力,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也越来越重视环境治理。从中能看出国家开始重视环境治理,也能看出这也是受到严重环境污染的倒逼。

要能保障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不受侵害,首先应该对一切侵害百姓权益的行为说不;另外,也要能尽快弥补百姓损失;最重要的是,找出一切侵害百姓权益的“污染源”,不再让类似事件再度发生。在法治社会,不应该出现公地悲剧,公地悲剧就是政府部门之失,亟待尽快弥补,让政府部门尽好自己职责。

标签: